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黄金在7月份的价格波动再次牵动了投资者的心,此前炒金的中国大妈们是否斩获利润呢?   《证券日报》记者目前走访了北京几处线下的金饰专柜,从走访的结果来看,在北京金饰零售市场,不同专柜的价格每克最高价格差在20元左右,而金饰零售价攀上了每克350克。   黄金价格的上涨,也带动了拥有相关产业上市公司的业绩,有公司为此向上修正了业绩,称“价格上升,利润增长。”   不同地区专柜价差明显   《证券日报》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市多处零售市场发现,千足金金饰零售价格已经攀上350元/克。“我们今天的金价是342元/克,没有工本费,”在一家金店内,销售人员对记者介绍,从他们的感受来看,最近两个月零售市场的黄金价格比较稳定,而且,“我们店的价格相较其它品牌专卖店,要稳定的多,不过,现在购买金饰也没有什么力度太大的优惠政策。”   而在另一家黄金专卖店内,店员介绍,当天的千足金金饰价格是294元/克,但是,从店内展示的产品来看,每样金饰的工本费虽然不等,但经过计算得知,工本费最高的金饰,平均每克工本费在38元左右,也即,按此计算,这家店内虽然金饰的价格仅为294元/克,但加上工本费之后,则价格在每克332元/克左右。不过,从走访的情况来看,这家品牌专卖店的价格还属于市场中的“偏低”者,“我们是上市公司,自己有金矿,成本更好控制,外面的市场再变动,我们的价格是相对稳定的。”店内的销售人员称。   此外,记者还走访了另一家品牌黄金位于北京不同地段的两家专柜,当天,这家品牌黄金的零售价均为355元/克,但“另有工本费,每件首饰的工本费不同,”据《证券日报》记者计算,这家品牌的金饰零售价,加上工本费之后,每克在370元/左右。   “春节之后黄金价格在上涨,其实最近的价格还是比较稳定的,之前时候,千足金饰品的价格出现过345元/克、350元/克的售价,但零售市场的价格不会出现大幅度的变动,每天的涨跌也不过是每克几块钱。”店内的销售人员称。   上市公司享利好   对于此轮黄金价格的变动,有券商在研报中提及,最近贵金属呈现出上涨走势,此外,美国通胀数据公布,6 月CPI环比持平,同比增长1.6%,增速创2016 年10 月以来新低,且连续第四个月不及预期。扣除波动性较大的能源和食品的核心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长1.7%,增速与前月相同,为2015年1月以来最低水平。因此,市场对美联储年内进一步加息的预期大幅下滑,美元指数走强的支撑消失。美元受此影响下跌,金银价格上涨。   另有观点认为,金价的上涨完全逆转了此前金价看跌的趋势,金价已经转为上涨趋势,而且此次上涨或许是年内金价上涨的一个新起点。   从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拥有黄金相关业务的公司已切实享受到了价格上涨带来的利好。A股已发布中报预报的上市公司中,有公司修正了此前的预报情况,预计利润“同升上升”。对于修正的原因,公司提及,是因为“公司主营产品金、银、铜销售量及销售价格较去年同期上升,导致利润增长。”“黄金价格波动导致公司黄金租赁业务计提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发生变动,从而影响净利润。”   此外,已发布中报预报的13家黄金珠宝概念股中,净利润预计皆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有4家预计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将超过100%。
开始日期:07-24
       互金平台与金交所的联姻模式过去一年来大跃进式向前推进,却于近日因政策的叫停而戛然而止。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目前包括京东金融、苏宁金融、团贷网在内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已纷纷下架金交所的产品。新形势之下,互联网金融与金交所的业务合作备受行业关注。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日前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通知》(简称“64号文”),深圳市金融办于7月12日下发《关于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金融业务相关情况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提出,与金交所合作的相关平台须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金交所大多由各省金融办审批设立,是地方政府或地方企业发行债券的渠道之一,在本地以私募的形式来募集资金。然而,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使得金交所的产品跨越了地域的界限。另外,金交所的产品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销售,份额化和证券化趋势明显。“金交所产品原本是私募性质,到互金平台上进行销售就变成了公募,毫无门槛可言,这其中存在一定的风险,与当前的监管背道而驰。”   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副总裁王宇平近日在“互联网金融与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业务合作媒体交流会”上介绍,这轮金交所与互金平台的合作主要是源于我国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平台产品模式经历了个人债权转让、SPV收益权转让、定向委托投资等模式的不断发展后,“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主动探索透明合规的发展之路,挖掘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独特的牌照优势。”   目前互联网金融平台对接的金交所主要包括两类,由国务院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批设的金融资产交易所,以及地方政府批设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估测,目前传统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约在1000亿元-2000亿元,全部互金公司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将在万亿元以上。   普惠金融交易中心总裁沈博恩表示,目前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模式,缺乏相应的上位法和针对性的监管细则,在厘定合规与否上没有明确参照。正是这种似是而非的灰色基因,导致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缺乏正面解读,伤害的最终是平台投资者的权益,引发不必要的风险。   基于此,沈博恩提出,应对互联网金融平台和金融资产交易场所进行严苛精准的监管。他提出了强制投资者适当性原则、强制信息披露制度、强制资金第三方存托管、强制互联网金融平台备案制、强制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备案制以及强制风险处置机制六项建议。   邓建鹏认为,由于移动互联网链接一切,打破了地域和行业界限,而金交所大多由地方金融办审批设立,存在自设规则,各自为政的状况,门槛和产品风险并非一致,因此,在互联网金融发展成为趋势的背景下,应打破金交所的地方化,在全国层面进行规则的顶层设计,并出台法规予以规范。
开始日期:07-24
       对于上周五市场中沸沸扬扬的战略投资人名单传闻,中国联通(600050)7月23日晚间正式发布公告予以澄清。公司战略重组的底牌至今仍未揭晓。   7月23日晚间,中国联通公告称,注意到有媒体就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中拟引入的投资者进行了相关报道。公司对此予以澄清:与潜在投资者的谈判工作尚在进行中,本公司既不知悉该等媒体报道的信息来源,也并未与任何潜在投资者签署过具有约束力的框架协议、认购协议等法律文件。   中国联通所指的媒体相关报道是上周五的一则消息。有媒体报道,百度、京东等国内大型科技公司,将向中国联通联合投资120亿美元。百度和京东将分别向中国联通A股投资100亿元和50亿元。不过,当天记者在向百度及京东求证此事时,双方均向记者表示“不予置评”。昨日晚间,报道中的主角中国联通也正式对此消息做出了回应。   这不是中国联通第一次进行澄清。4月5日,中国联通开始停牌,不久宣布拟通过定增引入战略投资者,市场关于战投的猜测不断。6月27日,中国联通公告称,注意到有媒体报道称,包括阿里巴巴和腾讯在内的投资者将参与认购公司发行的股票,公司“既不知悉该等媒体报道的信息来源,也并未与任何潜在投资者签署过具有约束力的框架协议、认购协议等法律文件”。   中国联通战略重组的底牌至今尚未公开,相关竞猜游戏仍在继续。不过,按照目前进程,离谜底揭晓的时间越来越近。中国联通在今天的公告中表示,联通集团已于近日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方案的批复。因涉及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的重大事项,本次非公开发行具体实施方案,包括投资者名单、定价、投资金额、所占股比等,仍需按照要求上报相关部委认可后方可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中国联通迟迟未能复牌,一度被上交所发函催促。7月13日,由于中国联通已停牌逾3个月,已超相关规定,并临近公司公告的拟复牌日期,为此上交所7月13日向公司发出监管工作函,对其申请延期复牌提出相关监管要求。   对此,中国联通7月14日晚间公告,由于涉及事项较多,审批所需时间较长,因此,预计无法在7月17日之前完成相关方案的信息披露。公司股票自7月17日起继续停牌1个月。公司同时表示,正在抓紧就本次重大事项与有关政府部门进行沟通与咨询,积极推进相关审批工作。公司将加快推进本次重大事项所涉及的各项工作,尽量缩短停牌时间。   港股市场中的中国联通(00762.HK)并未停牌,仅在4月5日停牌一天,4月6日即告复牌,当天冲高回落,其后股价震荡反复,4月至今累计上涨约10%。
开始日期:07-24
      上市十周年,步入万亿俱乐部,南京银行近来喜讯不少。然而在欢喜过后,南京银行的烦恼渐多。牵扯入千万元诉讼案、多家分行曝出风险事件、同业监管趋严下的转型等问题都在考问着南京银行内部的风险管理水平。   千万诉讼案该担何责   近年来,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诈骗并不少见,银行在其中承担多少责任也成为一大焦点。刚刚度过上市十周年“纪念日”的南京银行就陷入了员工诈骗旋涡。   7月14日,新三板上市的药企柯菲平发布涉及诉讼公告,将南京银行及其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告上法庭。原因是该支行副行长单某,在2011年9月以帮助购买信托产品为名,从柯菲平公司处取得5000万元,其中3000万元被通过支行员工将钱汇入其家人名下,用于归还个人钱款。2012年8月,单某又虚构美亚公司需要“过桥”资金的事实,向柯菲平借款2500万元。2013年4-6月,单某陆续归还1100万元,仍有4400万元没有归还。   2015年5月,南京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单某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单某退赔柯菲平损失。单某不服,提出上诉。   据南京银行方面透露,法院判决单某本人赔偿,并不涉及南京银行。柯菲平却给出不同说法,称目前二审判决未下达,根据一审判决书,南京银行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有明显过错,南京银行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函中称,该行近日已收到法院传票,目前尚待开庭审理。南京银行将积极应诉,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并尊重法院审理后的判决或裁定。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员工行为是否能代表企业,关键看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在南京银行的案件中,如果柯菲平有足够证据证明其是善意的合同相对人并且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那么就应当由银行方面对柯菲平承担返还资金的责任,银行担责后可以向单某追偿。反之,如果柯菲平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导致被骗,柯菲平就只能向单某主张权利,银行方面并不担责。   事实上,类似的案件并不少见。近年来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诈骗”客户资金的事件层出不穷,但是涉事金融机构大多以“不知情”为由脱责。在此类案件中,银行是否该承担相应责任呢?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认为,银行员工出现诈骗案件,跟银行本身有一定关系。这种行为跟金融机构是否有直接关系或者间接关系,还要看违规员工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进行违规操作,并且如果出具了相关的银行文件,银行要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还补充,此类事件在商业银行的风险中属于操作风险。在银行员工入职签订劳动合同时,会涉及到相应的银行方面免责条款,在此情况下,使银行处于豁免责任的状态。如果从银行角度来讲,和员工签订了免责条款使其有豁免权;站在原告的角度,单某利用了银行的信用背书进行欺诈,银行应该承担责任。具体就要看法院依据哪个条款判决。   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看来,尽管法院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对单某的刑事责任及附带民事责任做出处理,但并不能否认银行这个交易当中所可能产生的民事赔偿责任。该交易需利用银行高管职务身份、利用银行交易操作便利才能完成,南京银行在业务管理和风控上肯定存在问题和过错,法院需要对南京银行是否存在过错及该过错与柯菲平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展开调查,从而确定各方责任的大小。银行负有保障客户资金安全、交易安全的法定义务,“不知情”不是免责或无责的合法理由。   多家分行曝风险事件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并不太平。除了白下高新产业园区支行牵扯入千万诉讼案,苏州分行、南通分行也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等原因遭罚。   北京商报记者从银监会查询到,今年3月21日,南京银行苏州分行因信贷资产非真实转移、以贷转存虚增保证金存款,被银监会苏州监管分局罚款55万元。3月30日,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涉及票据违规登榜,其违规案由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和“逆程序办理票据转贴现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而被处罚。6月30日,江苏银监局发布苏银监罚决字(2017)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南京银行的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南京银行因独立董事任职时间超过监管规定,被罚款25万元。   对于分行被罚,南京银行方面表示,已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整改,将进一步着力提升管理和经营水平,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此外,今年上半年,南京银行还被媒体曝出陷二手房骗案风波。今年4月消息称,在尚未审批贷款的情况下,南京银行软件大道支行信贷经理将已经办理过户却并未完成交易的二手房产权证擅自交出,造成房主“房钱两空”。不过,对于该案件,南京银行方面称,据了解,卖房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针对买房人及中介机构相关人员予以立案,并正在办理过程中,此案不涉及南京银行和南京银行员工,且不存在此前个别报道中所述情形。   在分析人士看来,南京银行屡次曝出风险事件,折射出其因激进扩张带来的风控问题。   上市十年,南京银行的资产扩张十多倍。南京银行官网资料显示,十年来,资本净额由上市前的32.95亿元增至869.02亿元。截至2016年末,南京银行注册资本已由上市前的12.07亿元增至60.59亿元;员工总数由上市前的1530人增至近8000人;公司总资产由上市前的579.87亿元增至10639亿元,成功跨入万亿元资产规模银行行列。   “萝卜快了不洗泥”,在王剑辉看来,企业快速扩张期间,一般风控很难跟上。他指出,规模扩张一般都是从业务部门开始,业务快速增加,导致业务人员良莠不齐,或者出现了更多业务类型,很难满足监管需求。一些机构如果只重业务,不重内控的话,这种现象肯定会更加严重,这是行业普遍现象。对于银行来说,在做大业务、占领市场份额的愿望驱动之下,使得原先并不具备大规模扩张基础的银行也会尝试扩张,埋下了很多风险隐患。   李虹含也直言,南京银行出现风险的主要原因是业务扩张的过程中出现过于激进的情况。南京银行在业务人员的管理和培训上都需要加强。南京银行在管理上确实存在一些漏洞,需要采取措施进行改进。   在谈及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时,李虹含还介绍,银行对于分行的管控举措主要有三方面,包括加强自查自纠和自我审计,在银监会三套利等监管文件之后,银行一般都会先进行一轮自查自纠,然后再迎接监管部门的检查。其次是互查,包括总行对于分行的检查以及分行之间的互查。第三个是员工异常行为的排查,每年甚至每个季度都会签订员工日常行为排查的责任书。   如何戒掉同业依赖症   除了风控方面的问题,南京银行同业业务过高也饱受质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南京银行同业负债(同业存放、同业拆放、卖出回购)规模682亿元,环比下降519亿元。此外,在今年初,南京银行就曾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南京银行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3个月。   事实上,近几年南京银行同业业务增长快速,被称为城商行中的“同业之王”。东北证券(10.340, 0.09, 0.88%)研报指出,从2007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32.82%和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2.89%,均略高于贷款,但仍低于总资产。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3.9%。   而在同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南京银行正面临着业务机构调整的问题。东北证券研报认为,2016年同业业务增速明显放缓,由2015年的43.33%下降到5.88%,这是南京银行在“回应”监管。监管环境和政策对银行经营策略的影响很大。   王剑辉认为,由于监管去杠杆的要求,目前的金融机构如果没有达标的话,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主动去杠杆。主动收缩一些风险较大的表外业务,降低自己的负债需求。通过短时的痛苦来赢得长期的稳定发展,并不只是南京银行,其他的金融机构也在做同样的努力。   李虹含建议,南京银行首先应进行合规自查;其次,发行更多的债券或者优先股等来募集资金,满足资本充足率需求。在业务发展层面上,减少同业业务以及其比例,扩大对公、个人业务、大资管或者私人银行等业务的比重,同时在满足MPA考核的情况下,还要进行更多更缜密的合规监控。   南京银行方面也表示,将加快向“轻资产、轻资本”方向转型,未来将从综合化金融服务、大零售、互联网金融三大方向实现突破。
开始日期:07-24
新浪财经讯 7月24日消息,央行公开市场将进行20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15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央行公开市场今日将有1300亿逆回购到期。   另据彭博消息,央行本周将有6785亿元资金到期。其中包括7天期逆回购5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4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1385亿元。   详见下图:
开始日期:07-24
7月1日至23日, 39家上会企业中,33家获通过,5家被否,1家暂缓表决,过会率为84.6%   ■本报记者 朱宝琛   39家上会企业中,33家获通过,5家被否,1家暂缓表决,过会率为84.6%。这是截止到7月23日,7月份IPO申请审核的情况。而纵观今年前6个月每个月的情况,《证券日报》记者经过统计后注意到,过会率分别是83.3%、77.8%、94.2%、85.7%、83.6%和72.5%。   “通过与以往月份的比较,84.6%的过会率,显然不能说明IPO审核放宽。”一位来自沿海省份的券商人士昨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后,市场上出现一种观点,认为IPO或进一步放宽。对于这一说法,证监会日前予以回应:将继续按照依法监管、全面监管、从严监管的工作要求,严把上市公司入口关,坚持问题导向,完善IPO现场检查等工作机制,依法严格审核、严格监管,督促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归位尽责,防止企业带病上市。   事实上,对于企业带病上市问题,证监会有过多次表态。而据了解,证监会在推动新股常态化的同时,发行审核工作中秉持的标准、理念从未改变,相应的IPO规则也都是公开透明、有法可依、有据可查的,并没有因为发行审核节奏加快而放松审核要求。   从证监会的审核情况来看,发审委对上会企业的询问更加细化,问题数量在3个以上已是家常便饭,而且所关注重点也是多点开花,比如,医药行业企业多数会被询问商业贿赂问题,食品企业会被问及“舌尖上的安全”。   业内人士表示,从一定程度上来看,IPO发审常态化更加严格了监管层对于企业的要求。从近期监管层透露的信息来看,监管部门对企业IPO审核所执行的标准、流程均无变化。但随着IPO企业数量的增多,初审环节和发审环节的审核否决率也在同步上升,大大压缩了“带病闯关”的空间。   上述券商人士表示,对拟IPO企业而言,千万不要“带病”上会,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一定要抓紧治,企图蒙混过关那是不可能的事。   另外,对于拟IPO企业的现场检查力度加大,多部门监管协作加强。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曾介绍,今后证监会将对IPO企业实施常态化的现场检查,督促发行人提高信息披露质量,督促中介机构勤勉尽责。   今年以来,已经有12家企业被抽中参加现场检查。上市被抽中的企业中,目前已经有4家终止审查,分别是迈奇化学股份有限公司、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江苏东强股份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三诺声智联股份有限公司。   而根据证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以来,已经有59家IPO排队企业进入终止审核的队伍。至于终止审查的原因,证监会曾给出过四方面的原因:经营状况或财务状况异常、会计核算的规范性存疑、业绩下滑、股权或战略调整。
开始日期:07-24
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超七成房租较高   近日,住建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选取12个城市作为首批住房租赁试点,引发业内外高度关注。上海易居研究院就此发布了《全国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6月全国50个城市超七成房租相对收入较高,其中北京、深圳、上海、三亚房租收入比高于45%,属于租金严重过高城市。
开始日期:07-24
         IGOFX外汇交易平台中国区总代理张雪娇,出生于1991年。   6月11日之后,张建和冯婷有了一个共同身份——“IGOFX金融骗局”受害人。   一个半月来,包括张建、冯婷在内的受害者在不同的城市组织维权队伍,寻找受害者、建立QQ群、收集受骗信息,并向公安部门举报。   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找到张雪娇,追回损失的资金。   张雪娇是IGOFX外汇交易平台中国区总代理。6月11日,她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据媒体报道,近40万名IGOFX投资者约300亿人民币“被骗”。   这被称为又一个“庞氏骗局”。   崩盘   IGOFX“崩盘”于今年6月8日。当天英镑对美元汇率急剧下跌200点以上。   IGOFX投资者发现,该平台上的“止损线”形同虚设,所有投资者账户全线爆仓,大量资金“被蒸发”。一名上海的投资者在该平台共投入210万元,他设置的“止损线”为85%,也就是当亏损达到15%时,将及时止损,但当天过后他的账户只剩下10万元,且无法提现。   这个名为IGOFX的外汇交易平台打着“躺着赚美金”的口号,宣称一年可获得7倍、两年66倍的基金收益,加上分红及“人拉人,获奖励”,在进入中国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疯狂发展下线约40万人。   在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看来,IGOFX的拉人头、层层返利等行为已涉嫌传销。近年来,不少新型金融传销组织,打着炒外汇、虚拟货币等新概念的旗号迷惑投资者,实际操作的仍是金字塔结构的传销模式。   新京报记者接触了约20名IGOFX的投资者,他们均表示当初被亲戚、朋友拉入伙。一名湖北的投资者被朋友拉入IGOFX后,又让自己的20多名亲戚朋友在IGOFX开户。   河北唐山人冯婷就是被亲戚发展成了一名下线。   今年3月初,亲戚在微信上对冯婷说,找到一个很好赚钱的项目——IGOFX外汇交易平台。有两种赚钱的途径,第一种是寻找投资者进入平台;第二种是直接投资。“这是一个躺着赚钱的项目,以小博大,外汇生意,就是钱生钱。”亲戚的话让冯婷半信半疑,一个月的软磨硬泡后,冯婷还是动了心,她投了3万元人民币,选择投资者身份。   亲戚的身份是第一种,主要寻找投资者进入平台投资并从中获利。投资者把资金通过系统托管给操盘手,收益的70%属投资者,操盘手拿走20%,剩下的10%则付给四个级别的介绍人,级别越高,收益越高。 跟单获利的10%付给推荐人,级别越高,收益越高。   今年4月,天津人张建和冯婷一样,经过姐姐的介绍进入IGOFX,他分两次投入了600美元。   一开始,张建和冯婷对于IGOFX能让自己赚到钱深信不疑,这份信任随着代理人给他们发送的平台盈利数据又一点一点地累积。   “每天都有分红,他们还会拿一些交易记录给我们看。”张建说。   在一个叫为“IGO外汇”的群里,冯婷、张建每天都能看到代理人发的盈利截图,“感觉有图有真相。”   冯婷也确实尝到了甜头。   3月底,她得到过一些分红,有好几千元。不过4月份后,她再也没拿到过分红。   6月11日,冯婷登录平台,发现自己的本金和交易记录信息都没了。她哭着打电话给当初介绍她入伙的亲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面的代理都联系不上。”亲戚的回答让她不知所措。   同一天,张建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出事了,钱提不出来。”他登录IGOFX网站查询个人资产,所有信息包括所投入的资金全部消失。   他们想去“IGO外汇”群一问究竟,却发现群已被解散,近2000名群友被踢出群。   “消失”的张雪娇   6月11日,IGOFX中国区总代理张雪娇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当天下午,张建等人到处寻找张雪娇的下落,她的同学提供了电话号码,但是已经关机,无法联系,“她的同学也都被骗了。”   电话关机、微信不回,张雪娇“消失”了。在众多IGOFX被骗者口中,张雪娇有一个马来西亚的老公,她老公实为IGOFX的大股东。张雪娇卷款跑路后是前往马来西亚与其夫会合。   此时的张建等人才发现,他们对于张雪娇一点都不了解,甚至有些人在事发后看到张雪娇的照片才知道,看起来甜美柔弱的张雪娇竟“导演”了这么大的金融骗局。   在众多投资者眼里,张雪娇有很多标签——成功人士、高颜值、年轻、有背景……   作为一名90后,26岁的张雪娇之所以让众多投资者信任,不仅是因为她是IGOFX中国区总代理,也因为她在马来西亚的老公在背后为其操盘。“那么大的一个平台,没人想过会出事。”张建说。   “她很会说,做事很精明。”这是张建和冯婷对张雪娇仅有的一点直观印象。在没出事前,张雪娇经常会向下面的代理人提供交易截图,再由代理人将截图发在QQ群里,“除了一些高级代理外,很少有人见过她。”   事发后,张雪娇的身份证及户口等信息被扒出。   网上曝光的张雪娇户口本显示,她出生于1991年2月,户籍地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住址为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星火北路72号。   有投资者曾根据张雪娇的住址信息前往常州市,但无法找到张雪娇。   “星火北路72号”目前已成为一家汽修店。该汽修店人员表示,近一个月陆续有人上门讨债,一进门就要找张雪娇,店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现在这个牌号是新的,老的“72号”早就不在这儿了。   资料显示,张雪娇为常州某职高毕业。该职高一名陈姓老师向新京报记者确认,张雪娇是她多年以前的学生。但陈老师近期因张雪娇事件生活颇受影响,不愿多说。   此前,陈老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张雪娇成绩好,人也长得漂亮,还担任班干部,同学关系很好;她读的是五年制大专,学的是财会专业。2011年毕业后她很少跟学校联系。   张雪娇跑路后,被称为“IGOFX南京办事处负责人”的武加伟电话也被打爆。每天,都有受骗者打电话给他询问张雪娇的下落或讨说法。   7月23日,武加伟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否认自己是IGOFX南京办事处负责人,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当作南京办事处负责人,“我只是一个会员,投资IGOFX亏损了100多万,我也是受害者。”   据武加伟介绍,他在南京有一家从事信息服务的公司,今年5月,张雪娇主动向他的公司寻求合作。之后,合作手续还没有办完,IGOFX就发生了崩盘事件。   武加伟对张雪娇的第一印象挺好,但是崩盘事件后,他一直无法与张雪娇取得联系,他也不认识IGO公司的其他管理层,“张雪娇不是IGO的老板,她就是一个代理。”   资金未进入外汇市场去向成谜   除了神秘的张雪娇,IGOFX还有很多疑点。   新加坡华人苏静慧此前也是IGOFX的会员。2016年9月,她按照IGOFX发送电子邮件时备注的公司地址,委托新西兰的朋友到奥克兰市艾伯特街的IGO Holding Limited公司查看,发现该公司的办公地已人去楼空。   苏静慧称,她立刻与IGOFX的上线对质,“IGOFX的人都认为我搬弄是非、搞破坏,把我踢出群。”此后,IGOFX改口称公司搬去了瓦努阿图,苏静慧觉得受骗,便撤资脱离了IGOFX。   7月23日,新京报记者登录新西兰政府专门查公司注册的网站“COMPANIES OFFICE”,查询IGO Holding Limited,发现有两家重名公司,一家公司注册于2013年5月,地址是奥克兰市艾伯特街,并于2015年6月注销;另一家公司注册于2016年12月,地址在奥克兰市文森特街,目前依然在册。   据IGOFX外汇交易平台官网介绍,IGOFX总部设于新西兰,是一个“一站式的外汇交易平台”,受到瓦努阿图共和国金融服务委员会监管。   瓦努阿图是南太平洋(4.040, 0.03, 0.75%)西部的一个岛国,陆地面积1.2万平方公里,其监管的最大特点是离岸监管、申请简单、监管宽松,只要给钱基本就会发牌照。   7月21日,新京报记者在IGOFX官网上看到一份电子版本的瓦努阿图监管执照,显示公司名称为IGO GLOBAL Limited,成立于2016年5月16日。其条款指出该执照的有效期为1年。   除了公司名字,瓦努阿图监管局也查不到IGOFX公司的股东或其他任何信息。也就是说,即使资金链崩溃,IGOFX也可能全身而退。   最大的疑点在于“交易数据涉嫌造假”。   多名投资者表示,投资的钱根本没有参与到真正的外汇大盘交易。投资者所谓的“盈利”其实是来自不断加入的“下线”或代理的资金,也就是拿新开户投资者的钱,付给最初开户的人作为“盈利”。 IGOFX宣传材料称其受到瓦努阿图共和国金融服务委员会监管。   “我们的钱根本没有进入外汇市场。”云南大理的投资者张国忠说,他查询自己的MT4软件(一款市场行情接收软件)交易记录,发现自己进行的外汇交易有操作记录,但凡是托管给操盘手进行的交易均没有交易记录,“只要选择托管,钱就会从账户中扣除。最后只有交易结果,没有交易过程。”   所谓的托管,也被称为“跟单”,是IGOFX官网所称的该平台一大特色。用户只需要向平台的操盘手托付资产,无需再做操作即可获得利益。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IGOFX只是将MT4作为一个资金划转的中介,当用户选择跟单时,资金从MT4里划出,跟单结束资金会划转回来,MT4里没有交易记录,只有转账记录。但真正的外汇交易不管是自己操作、还是选择信号源跟单或者用PAMM/MAM多账号管理软件托管账号,资金都不会离开MT4账号,并且在MT4上有交易记录。   这些被托管的资金,并没有交易记录,那么钱去哪了?   7月2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MT4的开发商迈达克软件公司中国办事处。工作人员回应称,即便一个平台使用的是正版MT4软件,也无法确保平台本身是正规的,“MT4只是一款交易软件,任何公司可以购买,我们无权查询客户的资金是否真的通过MT4流入了外汇市场。”   来自上海的投资者冯燕萍提供的汇款单显示,她于2017年5月29日打入IGOFX平台的69051元,实际上进入了一个名为银盛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的账户,类型为“网络购物”。   银盛支付是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其官网显示,公司拥有支付牌照,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固定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业务。   7月2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银盛支付,询问该公司与IGOFX平台的合作情况,该公司工作人员称需询问清楚再给予答复。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该公司的答复。   IGOFX平台崩盘后,冯燕萍曾致电银盛支付询问资金流向。通话录音显示,冯燕萍的资金通过银盛支付的账户流入四家公司,分别是北京的两家公司和上海、河北的一家公司。   上述四家公司均成立于2010年以后,时间最短的一家公司仅成立1年多。除了河北那家公司注册资本为300万元,其余3家公司均是注册资本不超过50万元的小微企业。   7月21日,北京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表示对不明资金流入并不知情。另一家北京公司的工作人员否认不明资金流入,“我们公司一个月流水一共才几万块,没有其他的钱进来。”   崩盘前被忽视的预警   对于IGOFX外汇交易平台的种种问题,在其崩盘前,并非没有引起投资者的怀疑。   从去年底开始,一些专业人士撰文披露IGOFX平台没有正规且知名的监管牌照,披着“外汇理财”的外衣,没有任何可靠的产品或服务,依靠会员的资金投入盈利。甚至有专业外汇平台在崩盘前3个月曾发布预警,希望投资者远离IGOFX。   在百度上搜索“IGOFX 骗局”等关键词,在百度贴吧或是百度知道,可以查询到大量关于“IGOFX是骗局吗”的内容,大多内容集中在去年底至今年3月。   去年11月-12月,有自媒体作者发布“令人担忧的IGOFX外汇骗局,一旦崩盘后果不堪设想”等多篇有关IGOFX的文章。作者自称一名“真正的外汇从业人员”,文中借用多份证据直指该平台交易数据造假,并指出该平台就是在利用与投资者信息的不对等上做文章,来达成圈钱的目的。   外汇专业网站“外汇110”上,关于“IGOFX”的搜索共有36条。外汇110网是一家外汇交易商资料查询和投资者维权网站,5年间先后曝光了600多家虚假交易商,在业内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最早的一条咨询信息为去年5月30日发布,标题为“IGOFX是黑平台吗?”   外汇110网于当年6月1日回复称:经查询获悉IGO没有任何监管信息,也就是不受监管的黑平台。网页设计也非常粗糙。请远离。   今年3月4日对该咨询追加回复:经再次查询,IGO的监管机构属于离岸监管,监管非常宽松,一旦平台出事,没有地方可以进行维权。外汇交易风险大,不存在长时间都是保本盈利、稳赚不赔的。很明显IGOFX是传销模式,请远离!   今年3月18日,“外汇110”发布《深度揭露IGOFX金融传销忽悠套路》一文,起因是“近期接到了大量关于IGOFX的咨询”。   文章通过爆料用户提供IGOFX的各种宣传资料,总结出了IGOFX的三种高收益骗术,包括宣传新概念外汇跟单;上级赚取下线推荐人头费,级别越高收益越高;下线越多,订单量越多,返佣收益越高。   文章称,结合以上三招骗术的运作方式,可以看到不管IGOFX如何宣传,也无法掩饰传销诈骗本质。事实上所有的传销都是这种模式,换汤不换药。   金融传销的套路无外乎四个套路:高额利息或者利润作为诱饵;国外旅游、豪车抽奖、重金线上线下广告、名人效应等来装点门面,以显高大上;网页设计粗糙,有多个域名随时切换,曝光一个换一个;通常也会弄一个小监管,来获得投资者的信任。   文章最后提醒投资者,远离IGOFX金融传销诈骗。   一些投资者反映,他们也关注过网上出现的这些质疑声音,但每次一个质疑文章发出来,就有人发布相应的反质疑文章进行反驳,并指称所谓的质疑都是恶意中伤。   “我们也不知道哪边是对的。”一名投资者说,加上当时IGOFX平台并没有出现问题,所以也就继续投资,“现在看来那些反质疑文章都是故意洗白的,我们被误导了。”   4月底,张建也曾有过疑惑,IGOFX平台虽然投资者众多,但根本没有实际产品,是一个拉人头分钱的游戏,类似传销模式。不过,他依然想“以小博大,赌上一赌”。   5月1日,他原本想一次性投入5000美元,但最终只投了500美元。   这是他最后一次投钱。   等待   6月11日这天,对于张建和冯婷来说“像是昨天一样,印象太深。”   在往IGOFX投钱时,冯婷对外汇的知识并不了解,被利益诱惑的她选择盲目跟投。“如果钱能拿回来,绝对不会再投资。”她说,事情变成这样主要是自己“太笨”。   张建虽然知道IGOFX可能是一个分钱游戏的骗局,但他依然选择放手一搏,想做分钱的赢家,“到最后却是自作聪明。”   “往往在出事后才知道真相。”张建想得最多的,还是怎么找到张雪娇,怎么把钱追回来。   在张雪娇刚跑路那几天,一些受骗者花了很多努力去找她,最终没有结果。   他们选择了报警。   根据多名受害者描述,深圳是IGOFX在中国的诈骗起源地。6月30日,上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IGOFX受害者前往深圳市公安局集体维权,希望公安部门能够立案调查张雪娇和IGOFX平台,帮他们追回资金。   7月22日,新京报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了解到,警方已经立案调查,目前案件还在侦查阶段。   在等待公安机关侦查之余,张建、冯婷等受骗者开始以所在的城市为据点,组建维权QQ群,统计受害人信息和被骗金额。   截至7月16日,张建所在的“IGO中国维权总群1”维权人数达1919人;冯婷所在的“IGO中国维权河北分部”维权人数有199人;“IGO山东维权群”维权人数119人。   随着统计表格的不断补充,统计得出的受害人数和被骗金额不断攀升。冯婷说,她掌握的受害者已经超过4000人。   一名上海的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个人损失达200万元。一名云南的投资者感到悔恨,他原来准备为姐姐治疗尿毒症的6万元全都没了。   “群里有人想过自杀。”冯婷说,有投资者受不了投入所有的钱最后一分不剩,想选择轻生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经过群友劝说,才没有发生不幸。   但从6月11日至今一个半月,张雪娇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日子一天天过去,冯婷也开始变得焦虑,她会经常失眠。每天看着群友们无奈的状态,她只能干着急。   “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张雪娇。”不只是张建这样想,冯婷和一些投资者也设想过找到张雪娇的难度,“不抓到人,怎么维权呢?”   张建说,如今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近期,张建、冯婷发现,不断有人退出了维权群。群里也没了建群初期的活跃,就连骂张雪娇的都少了。 截至昨日,“IGO中国维权总群1”已有1909名成员。   偶尔群里会有人问:“抓到张雪娇了吗?”   隔一两个小时会有人回一句:“没有”。   群里再次安静下来。   庞氏骗局   庞氏骗局在中国又称“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是指骗人向虚设的企业投资,以后来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者,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庞氏骗局是一种最古老和最常见的金融领域投资诈骗。   这种骗术始于一个名叫查尔斯·庞兹的意大利裔投机商人。1903年查尔斯·庞兹移民到美国,1919年他开始策划一个阴谋,骗人向一个事实上子虚乌有的企业投资,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得到40%的利润回报。然后,庞兹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诱使更多的人上当。   由于前期投资的人回报丰厚,庞兹成功地在七个月内吸引了数万名投资者,累积获得的投资超过了1500万美元。后人称之为“庞氏骗局”。
开始日期:07-24
     《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从国资委获悉,下一步国有企业将在控制债务规模,降低金融杠杆方面做出表率,并进一步加快清理“僵尸企业”的步伐。记者了解到,作为国企“去杠杆”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化债转股也在提速,多家国企与银行密集签约债转股协议,随着债转股的持续推进,更多的债转股资金将陆续到位,助力企业处理不良资产、降低债务负担。   在近期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央层面要求,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   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12家中央企业签订了框架协议。中国宝武、中国一重等一些中央企业的债转股工作已经取得积极成效。地方国企也纷纷通过债转股降低杠杆率。山西国资委、建设银行、潞安集团、晋煤集团就在今年上半年签署总规模20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促进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转型升级步伐。广东省政府于5月明确要求积极推动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150亿元和广东省交通集团有限公司200亿元的债转股工作,并积极推动广州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亿元的债转股工作。   部分企业债转股资金已陆续到位,淮北矿业集团市场化债转股首期资金18亿元于上月到位,河南能源则于本月初获得市场化债转股首期资金50亿元。   此外,首家市场化债转股公司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也于日前获批成立,注册资本金120亿元。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高杠杆率主要集中在非金融国有企业。根据中国社科院测算,截至2015年底,金融部门、居民部门、包含地方融资平台的政府部门以及 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分别为21%、40%、57%和156%。另有数据显示,2015年末我国国有企业负债占非金融企业整体负债的比例约70%。因此 国有企业去杠杆成为金融去杠杆的重点环节。   “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债务存在着结构性问题,债务过多集中于国企。”一位央企人士对记者说。   “国有企业的负债率过高,对企业自身和整个实体经济都有危害。”有关专家指出,在利润率不够高的情况下,高负债率长期下去将掏空企业,甚至导致实体经济提 早进入产业空心化时代。专家还认为,僵尸企业不产出却消耗资源,依靠信贷资金“输血”、“续命”,是国有企业负债率高的直接原因。   “国资委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中央企业风险防范,防风险也是稳增长的重要基础”,在日前举行的2017年上半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国资委总会计师 沈莹表示,国资委对一些高负债企业实施负债率和负债规模双管控,通过预算、考核、薪酬、投资管理等方面联动,加大管控力度。“今年以来,我们在降杠杆方面 做了大量工作,比如推动企业优化资本结构,鼓励企业通过IPO、配股等方式从资本市场融资,改善资本结构,支持企业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推动企业通过存量 的盘活,来筹集发展资金,尽量减少对负债的依赖”,沈莹说。   国务院于去年10月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与《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指出, 去杠杆要遵循市场化、法治化、有序开展、统筹协调四个原则。该意见还提出,须建立健全国有企业的现代企业制度,强化国有企业降杠杆的考核机制,将降杠杆纳 入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对国有企业的业绩考核体系。   专家认为,国企去杠杆工作仍面临不小压力,部分企业在上阶段去杠杆工作中,或因之前扩张过快,或受累于 “僵尸企业”及落后产能,未能在去杠杆工作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对此,沈莹表示,随着改革各项措施的扎实推进和逐步落地,中央企业的财务结构会不断改善,风 险应对能力会不断增强,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也会不断提高。
开始日期:07-24
我要订阅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