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电子杂志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凯格精机:IPO前夕突击入股 前员工涉嫌行贿
发布时间:09-220王柄根  

东莞市凯格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格精机”)主营高端精密自动化装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产品主要应用于锡膏印刷、点胶、电子装联、LED封装等电子工业制造领域。202011月,凯格精机正式递交招股书,申请登陆创业板。并拟募资约5.13亿元,分别用于精密智能制造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及测试中心项目、工艺及产品展示中心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今年923日,凯格精机将首发上会。

       即使凯格精机此前已为上会做了诸多准备,但在仔细研读凯格精机招股书后,《股市动态分析》发现公司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首先,凯格精机20205月及6月分别进行了两次增次,一下引入了7位新股东,而在随后不久公司就开始办理辅导备案登记,筹备上市,且同年又大笔分红,一系列举动令人怀疑公司对股东可能暗藏利益往来;此外,凯格精机前核心员工曾涉嫌行贿并被立案侦查,此外还曾与公司竞争对手合办企业,或对公司造成一定损失。

 

IPO前夕突击入股并分红

       自成立以来至20205月前,公司股东仅有三名,股权结构稳定,实控人邱国良持股55%、彭小云持股35%、余江凯格持股10%

而在2020 5月以及6月,凯格精机突然连续进行了两次增资,一次性引入7名新股东,共筹得资金7000万元。

第一次增资由东莞凯创、东莞凯林认购。其中东莞凯创以793.75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79.375万元;东莞凯林以706.25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70.625万元。增资价格为10.00 /股。凯格精机的注册资本由5000万元增至5150万元。

第二次增资由平潭华业、鑫星融、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及朱祖谦认购。其中平潭华业、鑫星融均以1500万元认购凯格精机新增注册资本150万元;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均以1000万元认购凯格精机新增注册资本100万元;朱祖谦以5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50万元。增资价格为10/股。公司的注册资本由5150万元增至5700万元。

至此,公司股东增至10名,三名原始股东持股比例由100%降至87.72%。(见表一)

表一:凯格精机目前股东结构

序号

股东名称

持股数量(万股)

持股比例

1

邱国良

2750

48.25%

2

彭小云

1750

30.70%

3

余江凯格

500

8.77%

4

平潭华业

150

2.63%

5

鑫星融

150

2.63%

6

中通汇银

100

1.75%

7

世奥万运

100

1.75%

8

东莞凯创

79.375

1.39%

9

东莞凯琳

70.625

1.24%

10

朱祖谦

50

0.88%

数据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在增资仅一个月后(20207月),凯格精机便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筹备上市申请,同年11月递交招股书。

伴随着突击入股的,还有突击分红。20182019年,凯格精机均未实施现金分红,但2020年却一改前貌,“大方”分红2850万元。但各项数据显示,凯格精机报告期的资金流状况并不是很优异。公司应收账款、融资及存货合计长期占据总资产约50%60%的份额,2020分红年最终可用于支配的自由现金流为负。

此外,从凯格精机将募集超5亿资金用于三个项目建设及补充内部流动资金这一行为来看,自身依然持续存在着较大的业务发展和资金需求。

前脚扎堆入股后脚分红狂欢,凯格精机或暗中打造了一条利益输送的长链。公司在资金流平平的情况下将自有资金用于突击分红而非主业经营,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管理层发展意愿较为薄弱。若后期能成功上市,公司股东一旦集中减持,将会对其股价表现造成不小冲击,损害相关投资者利益。

 

前核心员工受贿 员工考核不够谨慎

招股书显示,凯格精机前核心员工刘某为了打通业务关系,先后用自己在公司的提成款于20159月、20184月、20186月,向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IDPBG 事业群MLB-PE 资深副理王某行贿共计194万元;随后于20189月向同 事业群MLB制造工程处经理李某行贿50万元。目前该员工已被判刑。

凯格精机表示,除公司实际控制人邱国良、彭小云作为证人提供证人证言外,公司或其实际控制人并未涉及上述案件。截至招股说明书出具日,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均不存在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或作为被告人被司法机关追诉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刘某在2011年任凯格精机销售经理,其了解公司客户清单、订单情况、客户未来投产意向、销售价格清单、产品技术优劣势等核心商业机密。

值得注意的是,20114月至20125月期间,刘某就已表露出“异心”,与公司竞争对手合作开设深圳市创世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该企业与凯格精机业务类型相同,属竞争对手。

而在凯格精机知晓此事后,仅对其做出了要求退出合办企业、暂扣奖金的决定,对其仍然委以重任。此举一方面可理解为公司对员工较为信任,而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凯格精机对员工的考核不够谨慎。凯格精机的“仁慈”最终也没有得到正面回报。

尽管20206月刘某已从凯格精机离职,凯格精机未参与行贿一事,但销售骨干出事,难免令公司形象遭损。并且,刘某此前了解众多机密,若后续加入竞争对手企业,也可能会对凯格精机市场开拓造成不利。

       针对上述所有问题,《股市动态分析》向凯格精机发去采访函,但截止本文发布仍未得到回复。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