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债务违约规模达56亿 中弘股份再寻托管“救生筏”
发布时间:10-120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弘股份股价有望快速回归至面值之上,从而避免因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而导致的退市。

  10月9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已于9月30日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宿州国厚”)及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泰创展”)签署托管协议,公司由宿州国厚进行托管经营,由中泰创展酌情给予流动性支持。

  公司同日发布的另一则公告称,终止与加多宝一切形式的合作。

  这也意味着,在先后与深圳港桥、新疆佳龙、加多宝合作未果后,深陷债务泥潭的中弘股份继续在尝试解决问题。在此前与加多宝的合作中,解决方案也是“托管”。

  10月10日,深交所就此次交易的细节作出问询。鉴于交易细节未明,而今年以来中弘股份的三次求救均以失败告终,此次托管能否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仍是未知——截至今年10月9日,中弘股份的违约债务规模达到56亿,相当于去年营收规模的5.5倍。

  但此举有可能暂时保住中弘股份的A股身份。10月10日,中弘的股价上涨5.38%,收于0.98元。虽然收盘价连续14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但有望快速回归至面值之上,从而避免因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而导致的退市。

  托管方与中弘有债务往来

  根据托管协议,宿州国厚将对中弘股份进行托管,包括日常经营管理;新增融资、新增对外担保等事务;诉讼、仲裁等司法事项等。中泰创展则酌情给予流动性支持,促进中弘股份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宿州国厚有权提名两人,分别担任中弘股份的总经理和董秘。其中,总经理将全面接管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工作,有权组建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等管理团队,并向董事会汇报。

  此次委托的期限为36个月,其间,中弘股份每月需向宿州国厚缴纳的基础费用为100万元。按照协议,委托期满后,宿州国厚和中泰创展有权决定是否续期。

  对于这一协议,中弘股份表示,“公司签署本协议,拟借助宿州国厚的管理团队在不良资产管理运营及中泰创展在债务重组和金融服务方面的丰富经验,使公司尽快摆脱困境。”

  作为主要交易方,宿州国厚的大股东系国厚资产,后者于2014年7月4日取得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处置业务的资质,系国内首批地方AMC公司。

  中泰创展为中植系旗下的大型新金融控股公司。

  这两家公司都与中弘股份间接的债务往来,均涉及位于浙江安吉的新奇世界文旅项目。其中,宿州国厚的第三大股东陕西信托是该项目的债权人,目前这部分债务已经出现违约。

  中泰创展的旗下公司浙江中泰创展也是该项目的债权人,并曾就5亿元的债权事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中弘股份、中弘卓业(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及王永红(实际控制人)等。值得一提的是,中泰创展还是乐视控股的债权人,贾跃亭、甘薇、乐视控股曾因与中泰创展的债务纠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深交所在问询函中,对中泰创展参与此次托管的“背景和原因”予以问询。问询的其它内容还包括注资的计划、安排,以及拟开展的经营计划和安排等。

  此外,按照协议,中泰创展给予的流动性支持不构成承诺,且中泰创展和宿州国厚均有权单方面解除协议。深交所认为,这反映出核心条款对中弘股份并无实质约束力,且对于“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利益及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能否实质性化解你公司(中弘股份)的资金链风险、经营风险等”,存在一定疑问。

  这些疑问都给此次合作的前景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交易细节不明,约束性条款不足,不排除此次合作存在搁浅的可能。

  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总监严跃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该消息有望在短期内提升中弘股价,使之暂时逃过退市危机。但由于公司的债务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已经积重难返,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仍需要较长的时间。

  曾多次求救未果

  中弘股份是中弘卓业旗下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永红。虽然公司早已启动多元化,但以房地产业务为主。公开信息显示,中弘旗下的房地产项目主要位于北京、济南、浙江、长白山(9.450, 0.03, 0.32%)和海南等地,其中北京市场的销售和回款规模一直占半数以上。在产品类型上,以商办和文旅类为主。

  近年来,北京遭遇严厉楼市调控,商办市场受到较大打击,交易量跌至低谷。而文旅项目则存在天然的运营周期长、回款慢的特征,同样不利于在调控压力下完成资金回笼。

  从2014年开始,中弘的资金压力逐渐浮现,并逐渐体现在财务报表中。过去4年(2014年至2017年),中弘股份的营业收入一直波动,2017年降至10亿元。这期间,中弘股份经营活动现金流始终为负。

  此外,中弘因涉嫌在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有虚假记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按照规定,此举可能导致公司股票退市。

  过去几年是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轮上涨周期,中弘非但未能借势增长,债务压力反而越来越大。截至今年10月9日,中弘股份的违约债务规模(本息合计)达到56亿。因债务违约,中弘卓业、王永红持有的中弘股份股权曾被多地法院进行司法冻结。根据最高法院网站信息显示,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王永红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自今年9月13日起,中弘股份的收盘价连续14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并5次发出退市风险警告。此前的8月15日-9月4日,中弘就曾出现过收盘价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面值的情况。

  今年以来,中弘股份曾三次尝试求救。2月,中弘卓业、王永红与深圳港桥基金共同签署了重组协议,深圳港桥将联合其他主要合伙人发起设立一只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用于重组中弘集团旗下的所有资产。

  但因“未能与相关债权人就偿债安排及该重组事项达成一致,并取得债权人同意意见”,该重组宣布终止。

  6月29日,中弘卓业与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拟将其持有的中弘股份26.55%的股份转让,后者接手后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但按照规定,上市公司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因此,此次股份转让于8月27日遭遇搁浅。

  8月,中弘股份、中弘卓业与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签署托管协议,约定由加多宝及银谊资本对公司及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但由于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的描述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引发分歧,各方于10月9日正式宣告结束合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中弘股份还曾尝试过出售项目“断臂求生”,但因价格未能谈拢,也未能成行。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