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全国人大监督5年成效:看好政府钱袋子
发布时间:03-13021世纪经济报道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大气污染防治过去这五年,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和环资委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在全国人大3月12日就“人大监督工作”相关问题举行的记者会上,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袁驷说。

  “全国人大常委会和环资委高度重视大气污染防治,坚持问题导向,发扬钉钉子精神,紧紧抓住京津冀等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问题,主动作为、积极作为,连续五年通过专题调研、执法检查和跟踪督查等多种方式持续不断地深入开展监督工作,推动法律贯彻实施和修改完善。”袁驷说。

  看好政府“钱袋子”,做好预算审查是人大监督工作的重要内容。“应该说这五年来人大预算决算审查监督的机制在不断地创新,审查监督的‘牙齿’应该是越来越硬,审查监督实效也是明显提升。”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副主任刘修文在记者会上说。

  “备案审查和执法检查是人大监督最重要的手段,前者是对行政法规、地方法规、司法解释等在出台前进行合法性审查,后者是对法律生效后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检查,以进一步推动相关法律立、改、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景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对预算全口径审查和全过程监管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强人大预算决算审查监督、国有资产监督职能。

  刘修文在记者会上介绍,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了预算法,其中修改了54条,新增了28条。2015年建立了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向全国人大报告的新机制,并且连续三年听取国务院关于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的报告。2016年建立了预算审查前听取人大代表和社会各界意见建议的机制。

  2017年大力推进预算联网监督工作。截至2017年底,全国31个省级人大当年实现了预算联网查询,全国人大预算联网监督系统(一期)也开始上线试运行。初步实现了对预算执行全过程、实时在线的监督。

  刘修文介绍,三个月之前,党中央提出了基础性制度设计,建立国务院每年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制度。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人大预算审查监督重点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的指导意见》,该意见提出,人大对支出预算和政策开展全口径审查和全过程监管,包括五个方面主要内容:支出预算的总量与结构、重点支出与重大投资项目、部门预算、财政转移支付、政府债务。

  “这将某种程度上改变政府的工作机制,政府如何动用‘钱袋子’受到更多约束,意味着政府工作更加现代化、法治化。政府在决定如何花钱的时候,将自己放在一个与人大‘商谈’的角色上,有助于弥合社会冲突、形成共识。”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讲师赵天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解决人大代表看不懂预算草案的问题格外重要。对此,刘修文建议,督促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进一步细化预算草案编制,进一步改革完善预算编制制度,使预算决算编制更加细化透明,建立各级预算的编制执行相互制约、相互协调机制。

  “政府将预算决算提交人大审查监督的深层意义在于,其代表着政府将预算决算向社会公布,即便有一些人大代表看不懂预算报告,但社会上看得懂的大有人在。”赵天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备案审查建议2018年数量激增

  据统计,截至去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共收到公民、组织提出的审查建议1527件,按照职责分工,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审查范围的1206件,其中建议对行政法规进行审查的24件,建议对地方性法规进行审查的66件。

  在3月12日上午举行的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许安标介绍,“2017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听取和审议备案审查工作情况报告,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反响。审查建议的数量出现大幅度增加,仅2018年1月和2月,我们就收到了4000多件”。

  “审查建议总体来讲数量大,增长的速度快,涉及的领域广,它的内容主要还是聚焦关心国家法制统一、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许安标说,“大致有几个方面:涉及市场经济活动、公平竞争规则方面的规定;有关行政强制、行政处罚等方面的规定;有关婚姻家庭、劳动用工等方面的规定,比如2016年以来我们收到大量针对婚姻法司法解释关于夫妻共同债务承担的规定的审查建议;有关限制或者剥夺人身自由的刑事、行政措施等方面的规定”。

  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维护宪法权威。3月11日审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将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修改为宪法和法律委员会。“以前没有专门的机构监督宪法的实施,现在看来,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就可能承担合宪性审查的职能。”朱景文告诉记者。

  对社会关切进行执法检查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五年来,涉及教科文卫领域的执法检查有七项之多,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就是人大常委会开展执法检查以来最为重要的一次,它创造了很多‘第一’。”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副主任委员吴恒在上述记者会上说。

  第一个“第一次”就是张德江委员长亲自确定这次执法检查的重点。第二个“第一次”就是张德江委员长亲任执法检查组的组长,亲自在常委会上向委员们报告执法检查的结果,同时也亲自主持专题询问。第三个“第一次”就是张德江委员长亲自主持执法检查组会议,包括媒体在内的和国务院相关部委进行面对面对接,共同就难题寻找化解的方法。

  2016年11月我国制定了网络安全法,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7年8至10月就进行了执法检查,这是首次在法律制定还不到一年就进行执法检查。

  “执法检查是一种对法律的事后监督,也就是法律生效后,检查法律在实施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成立检查组,很多都是由副委员长带队。”朱景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全国人大常委会和环资委连续五年对京津冀等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进行了检查和调研。

  “2017年刚刚开完两会又出动了,再到京津冀,针对北方地区冬季重污染天气多发的问题,就北方地区冬季清洁采暖和大气污染防治开展专题调研”,袁驷说,“张德江委员长对2018年工作的建议提出,2018年常委会还要开展对新修改的大气污染防治法的执法检查和专题询问”。

  “执法检查一般都是选择地方、部门和社会呼声强烈的领域,这些领域的问题与人民群众的生活和地方发展息息相关,比如正在进行改革的领域,以及环境、社会保障等民生领域。”朱景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